《永不屈服》将奥运选手传奇搬上银幕

发布于:2020-06-10 分类:J北生活   

由好莱坞女星安洁莉娜裘莉所执导的新片《永不屈服》(Unbroken)25日在美全面上映。这部电影改编自萝拉‧希伦布兰德的畅销传记式小说,叙述前奥林匹克长跑选手,同时也是二战退役军人路易‧詹贝里尼(Louis Zamperini)的真实故事。

 

奥运选手沦为战俘

义大利裔的詹贝里尼生于1917年,拥有与生俱来的运动天赋,曾于1936年参加奥运男子5000公尺长跑项目但未获得奖牌。原计画于4年后的1940年捲土重来,却遇上二战爆发,一连串常人无法想像的传奇经历于焉展开。

 

在二战期间,詹贝里尼驾驶的轰炸机于太平洋失事坠毁,他与同机组员在海上仅靠救生筏漂流了47天,最后被一艘日本军舰救起。讵料大难不死,却堕入另一个人间炼狱。他与同袍在日本战俘营的两年之间,受尽惨绝人寰的各种折磨与凌虐,其中最为残暴的施虐者是位绰号「飞鸟」的日本军官。

 

然而战事结束没为詹贝里尼带来平静。他与妻子辛西亚结婚后,过去的经历使他饱受梦魇之苦。为了麻痺自己,他最后在酒精与堕落中沉沦,人生再度陷入绝境。1949那年,他为挽救婚姻于洛杉矶参加一场布道会,而那场布道会正是由初崭露头角的葛理翰牧师(Billy Graham)主持,成为扭转生命的契机。

 

在布道会中,詹贝里尼忆起落难时对上帝的呼求,当下决定回转归向耶稣基督。自那日起他断绝一切酒精与罪恶,挥之不去的复仇怒火及恐怖梦魇如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基督燃烧不尽的炽热爱火。此后他献身上帝,传讲福音,甚至宽恕当初施虐的军官,并远渡日本盼与他们和解。

 

不可讳言,这段信仰经历对许多基督徒而言是《永不屈服》的重要卖点。然而,如果抱着这样期待进入电影院恐怕会失望,因为这部电影对基督教信仰的着墨不多。

 

教界讨论电影对信仰着墨

据Religion News报导,这部电影并未忽略信仰元素,但确实对耶稣或葛理翰只字未提。与原着小说不同,基督徒读者在电影不会看到詹贝里尼决志的戏剧性经历。而导演安洁莉娜裘莉本身并非基督徒,不免令人质疑电影中的信仰元素是否会被过度省略。

 

裘莉曾经表示:「对我来说,上帝是否存在并不重要。但我相信人的里面有灵性,那是与神相似的特质。」

 

的确,电影对信仰与上帝的描述较为一般,且只出现在少数几个场景。其中一次是詹贝里尼在海上挣扎时,向上帝呼求:「若主你带领我脱离困境、回应我的祷告,我在此立誓,将把余生奉献予你,所行一切但凭你的旨意。」当时天空裂开,大雨倾盆而下,适时为救生筏上的所有生还者解渴。

 

除此之外则几乎没有对信仰的刻划。直到电影最后,观众才会看到这段投影片文字,「经历几年严重的创伤症候群后,路易履行对上帝的诺言,因上帝曾经拯救他的生命。」「受到信仰的鼓舞,路易了解到向前的动力不是复仇,而是饶恕。」

 

基督教媒体评论家泰德‧贝尔的影评则毫不留情,表示主角最动人的故事在于透过耶稣基督从愤怒与创伤症候群中重生,而这部杰出的原着小说才保留并呈现了这段重要经历。

 

另外电影对于「宽恕」的诠释也引发争论。在希伦布兰的小说中,詹贝里尼饶恕了「飞鸟」,并尝试与他联络。但在电影最末的投影片写道,「路易回到日本,找到俘虏他的人并与他们『和好』,但飞鸟拒绝与他见面。」某些信徒认为,与「饶恕」相比,仅仅「和好」仍是不够。

 

美国加州的牧师在受访时谈到,詹贝里尼之所以成为传奇,并非因为曾在日本战俘营的无尽鞭打中死里逃生,也不是因为在海上漂流47天后生还。他的人生因为决志,重新寻回基督信仰,最后回到日本对施虐者表达宽恕,传达福音,才是真正令人传颂的原因。

 

信仰网站OnFaith总编辑派顿‧窦德则表示,决志是一项相当个人的内在经验,要在电影中诠释书中的描述并非易事,无论採取何种手法,以电影表现都难免有续貂之感。即便在书中,有关葛理翰的场景也没有太多动态描述,顶多只有少数精彩对白,可以想见,将决志过程由文字转化为视觉势必是更为艰鉅的挑战。毕竟,原着是一部长达400页的小说,不容易在137分钟长的电影将所有细节鉅细靡遗交代清楚。

 

回到决志过程。在原着中,有关这段经历是放在最后的30页篇幅。电影中,裘莉同样放在电影的最末。虽然对许多基督徒而言,决志其实标誌了个人生命的开端,但无论如何,故事总有终点,人生终有尽头。

 

现实生活中,詹贝里尼于今年7月2日因肺炎安息主怀,享寿97岁。其实环球电影公司早已取得詹贝里尼人生故事的50年电影拍摄权,但迟至今日才由裘莉拍摄完成。或许在他心中,自己的故事有朝一日被搬上大银幕,就是最值得欣慰的一件事。(

 


正文到此结束.